Suning HK 肃宁 香港 | Suning County News

Suning County News

國軍破譯珍珠港事件情報了嗎

2015-04-15
一直以來,網上都有關於池步洲的神話。如一條流傳甚廣的微博說,“1941年12月3日,中國諜報人員池步洲破譯由日本外務省致駐美大使野村的特級密電,內容包括:立即燒毀一切機密文件等。池步洲判斷這是日美開戰先兆,並估計開戰時間在星期天,地點在珍珠港。蔣介石震驚,立刻向美方通報,但未獲重視。4天後珍珠港事件爆發。”破譯偷襲珍珠港情報的特工,還有姜毅英、張聖才等幾種說法,無不表現了國軍破譯情報能力之強。抗戰爆發前後,國民政府成立軍委會密電研究組、交通部電政司電檢所、軍統局特種技術研究室等多個旨在破譯日方情報的機構。1940年,蔣介石將這些機構合並為“軍委會技術研究室”。研究室有工作人員500多名,大都為報務員,只有極少數掌握破譯技術,池步洲即是其中之一。在池步洲的回憶中,他們1941年10月,發現日本外務省電令東南亞各地使領館,“除留下最簡單的密碼本外,其余各級密碼本全部予以銷毀”,同時啟用代表“已與美國進入戰爭狀態”的密碼“東風,雨”、代表“撤僑”的密碼“女兒回娘家”。此外,他們還註意到,從1941年5月開始,東京與夏威夷總領事館間的密電增多,涉及了美軍停駐軍艦數量等軍事信息。池步洲聲稱,在綜合信息後,他判斷日軍會在12月8日星期日這天,對美國發動襲擊。其實,池步洲所提到的這些情報,美方完全掌握。美軍密碼破譯機構“黑室”,早在1936年就破譯了日本外務省的A 型密碼,隨後又破譯了日本的“紫色密碼”;1940年,日本外務省的B型密碼也被破譯。同時,美軍的偵聽站遍布夏威夷、關島和美國西海岸。日本外務省的密電,沒有什麽是美軍不知道的。最關鍵的是,池步洲自稱破譯的情報,並沒有直接顯示日軍可能對美軍發起襲擊的日期和地點。這就意味著,這只是一份僅供參考的“戰略性情報”,而不是具備直接因應價值的“作戰性情報”。而類似的“戰略性情報”,美軍所獲頗多。因此,當“戴笠……決定把這一消息通知了美國站長肖勃,由肖勃告訴國民黨政府駐美大使館武官郭德權,郭便急忙轉告美帝一些有關部門,請他們註意”時,美方並不重視,實屬正常。國軍最先偵知“偷襲珍珠港”?圖註:池步洲和他的日本妻子事實上,國軍情報工作整體上很落後,一直未能破譯日軍密碼國民政府對破譯工作的投入不可謂不大,如軍統重金聘任美國專家雅德利為技術顧問,一面指導中國破譯工作,一面培訓技術人員。但限於中國整體技術水平,成就有限。當時軍委會技術研究室只能譯出一些日本外務省比較簡單的密碼電報,比如日本政府向海外使領館拍發的通告等。如池步洲所說,“到了抗戰末期,日本陸軍密電碼研究仍無進展”“只有日本外交日密尚能支撐局面”。對於軍事方面的消息,中國除了獲知一些氣象資料、水文報告,以及日本開往東南亞船只的行程、航向外,對日軍的密碼情報,幾乎一無所知。山本五十六座機被擊毀事件,事實上與中國無關,那是1943年4月,美軍截獲日軍密碼電報,提前獲知山本五十六將乘戰機, 前往布幹維爾島視察。中國破譯日方情報的真實例證,也並非沒有。1939 年5月,日軍對重慶進行過兩輪大轟炸後,軍統技術研究所有目的對日軍電文進行破譯,一旦發現日機出動,及時報告,使防空部門能更準確地發出警報。情報工作落後,使中國吃了很多大虧。最典型的就是1944年豫中會戰,因缺乏必要的情報來源,軍委會做出黃河北岸日軍人數不多、準備時間不足,依舊是一次局部攻勢的錯誤判斷。這使蔣介石在許昌一帶的平坦地區部署主力, 造成慘敗。戰後總結,豫中“各部隊謊報敵情,動搖軍心,且影響於上級之作戰指導”;“諜報人員素質及訓練不佳……所得情報非為不確實,即有或已失時效。”綜上可知,國軍在抗戰中,既不能很好地破譯日軍密電,又無法做好戰場上的情報搜集工作,實是導致其一再慘敗的重要原因。
------分隔线----------------------------
栏目列表